2022-07-15 11:13:35 来源:参考消息网
核心提示:在美国《时代》周刊的专访中,亨利·基辛格从他新写的第19本书《领导力》谈开去,留下了历史学家式的警句箴言。

参考消息网7月15日报道 美国《时代》周刊网站7月3日刊登记者贝琳达·勒斯科姆对基辛格的访谈文章,题为《亨利·基辛格:互联网并未造就伟大的领导人》。全文摘编如下: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前美国国务卿、99岁的亨利·基辛格认为,相比于启蒙运动以来的任何一个时期,世界正在进入一个混沌期,需要有思想的领导人。但是,互联网并不能造就这样的领导人。

基辛格因在尼克松总统时期处理世界事务的方式而广受赞扬和谩骂。他在新著(也是他写的第19本书)《领导力》中,用历史学家的眼光审视了六位世界领导人:这些领导人接任时都面临艰难的地缘政治形势,但基辛格认为他们都守得云开见月明。

他在书中评价了康拉德·阿登纳——帮助德国人在二战后反思德国的所作所为、戴高乐——二战后恢复了对法国的信心、理查德·尼克松——懂得如何平衡微妙的世界秩序、安瓦尔·萨达特——与以色列签署首个地区和平条约的埃及领导人、李光耀——为新加坡带来国家凝聚力,以及玛格丽特·撒切尔——带领英国在上世纪80年代走出经济萧条。

基辛格说,由于互联网为如此多的问题提供了现成的答案,并可能在众多的民众中迅速引发难以抵挡的反应,所以互联网无助于长期思考和问题的解决,也就是他所说的“深度读写能力”。

互联网也使领导的艺术变得更加困难。他写道:“并不是通信技术的变革让领导力和对世界秩序的深层次思考变得不可能,而是在一个由电视和互联网主宰的时代,有思想的领导人必须与潮流作斗争。”

国会山事件冲击了美国制度

问:你在书中写道:“遗忘有时是社会的黏合剂,没有它社会就不可能团结。”我想知道,这是否是指目前美国感觉一盘散沙?

答:美国现在更清楚地认识到了内部的分歧,而不是内部的团结。(这种团结)在美国的大部分地区还存在,但在政治辩论的层面上,这种团结已经弱了很多。当我还在政府任职时,我以为我们在涉及越南问题的公开争论方面已经很糟糕了。但回想起来,越南问题是一场如何才能最好地实现双方基本达成一致的目标的辩论。如今,我们面临的冲突涉及不同的目标。那时候有一定数量的参议员,你可以走过去对他们说,国家利益要求我们采取某个行动。他们并不总是同意,但他们不会先入为主地不同意。他们认为这是一个合理的问题。如今,美国在国家利益和国家价值观的定义上有着激烈的争论。

问:从1月6日国会山事件听证会就可见一斑。你认为这在地缘政治上对美国有利吗?

答:输掉选举的一方对选举结果提出质疑的事以前也发生过。但问题是,我们应该在多大程度上推动意见不合,还有就是人们是否应该牢记这个国家最终走向团结的需要。不管理查德·尼克松在被肯尼迪击败后出现了什么争议——有一些合理的观点认为,也许某些州的选举没有遵循商定的程序——他都拒绝提出争议的理由,而是承认选举结果。因为他肯定知道,这样一场争议将使这个国家陷入分裂,从而使冲突变得不可弥合。在我所看到的所有此类争议中,制度本身并没有受到冲击。但1月6日国会山事件则是一个特例。真正的问题不在于是否涉嫌犯罪,而在于达成一项法律裁决后,宪法体系最终是否应该优先于内部的分歧。

问:如果你必须要选一个,那么你认为美国现在需要哪种领导人?

答:(停顿了很久)我认为需要像戴高乐一样的人。他们会回想起国家的本质,尽管对这个本质的定义多少有些浪漫化,就像戴高乐被浪漫化一样。这是他的重要贡献——他接手的是一个失去自信的国家,宣称他的目标不是最终的胜利,而是重拾失去的自信心。

互联网是当下最重要的现实

问:商界的领导人越来越愿意参与地缘政治事务,正如我们所看到的,他们自愿对俄罗斯实施制裁。你认为商界的领导人今后要发挥什么作用?

答:如果商界的领导人认为他们可以将商业成功复刻到政治变革上,他们就处于危险境地了。因为商业讲的是为了获得某种形式的利润而实现一个目标,但历史过程涵盖的范围更广。在我们这个时代,其中一个方面是商界的领导人自身的形象发生了改变,因为他们一度认为他们在另一个领域中的所作所为是在作贡献。现在,他们在某些情况下试图利用另一个领域跻身成为政治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如果不了解历史过程,这条道路可能是危险的。

问:你对互联网给领导能力造成的影响感到相当悲观。为什么会这样?

答:互联网是当下最重要的现实,人们在讨论互联网时不能认为可以将其抛开不理。它可以让人们在一定程度上完成自我教育,这在几年前是不可想象的。但是,操纵互联网需要特殊的技能并可能引发广泛的反应,以至于对故事或事件的直接后果施加影响可能成为领导人的当务之急,而不是一种更遥远的对未来的看法。这个影响不仅限于互联网,还有技术。现在,我们可以相对容易地为自己构造一个计算机助手,它能快速地解答你正在处理的问题。在任何一种情况下,这种帮助都是很好的,但放到一生中和整个教育周期中,互联网可能导致我们无法提出更深层的问题。历史、哲学或文学的一些最伟大的思想是从寻求理解而不得的痛苦中诞生的,如果有那么一个乐于助人的助手能立即给出相关的解决办法,这些伟大思想可能永远也达不到。

机会和危险并存的世界

问:99岁的你对世界抱不抱希望?

答:那些现在困扰着我的问题是不可能困扰年轻时的我的,因为世界已经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当你以难民身份来到一个国家时,你可能成为那个国家的国务卿的理想是不会立即钻进你的脑海中的。我有机会经历激荡的历史,在历史将我吞噬时参与了许多事情,这些事情在一定程度上都是使这个世界更加美好的努力。这种可能性现在存在于更广泛的意义上。这是积极的一面。

但我也担心,如果我孩子这一代人不能在理解我所试图描述的事情(那些我从未处理过的事情)方面取得进展,那么这个世界可能会变成一个充满暴力和分裂的世界。所以,机会和危险并存,两者都是绝无仅有的。我们面临的挑战是我们是否为这样一个世界做好了充分准备。我在这本书中尝试做的就是展现不同时期的人们是如何做到的。它不是一本烹饪指南;它应该要激发我们的一些反思。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